抬起食指和中指,剩下的手指压在手上。今天,这个手势在世界各地都在使用,无论是像亚洲地区那样,用手背对着对面的人表示喜悦和幸福,还是用手背对着对面的人表示极度的蔑视,类似于德国的 “Stinkefinger”(英国常见)。

稍微关注我国历史的人也知道这个标志是嬉皮士运动的和平标志,或者说是丘吉尔的胜利标志(作为胜利的确定性标志),在温斯顿-丘吉尔那里,这个标志也是胜利的标志。

 

难怪这两个来源都指向盎格鲁-撒克逊世界的起源国。

因为这种姿态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百年战争,英国统治者在这场斗争中试图通过武力来维护自己对法国王位的主张。

虽然英国统治者在法属大陆上能够长期坚守,但他们的处境总是很艰难。因为他们在人数上总是远远不如训练有素的法国骑士军团。

 

但英国人有一种武器,那就是英国人的弓箭手。

凭借其射程和箭的穿透力,他们在克雷西和阿辛古尔的胜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英国人对法国人最伟大的胜利之一),因此被瓦洛瓦家族的军队所畏惧和憎恨。

仇恨,导致法国人采取了过激措施。

 

因为他们对这种新武器及其巧妙的战术运用几乎没有什么反对意见,所以他们把所有能掌握的弓箭手的食指和中指、大拇指都砍掉了(从让-德-瓦夫林身上可以看到)。

这样一来,士兵们就无法拉弓弦了,这样一来,他们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就失去了作用。

 

英国弓箭手们意识到了这种危险,作为一种蔑视,或许也是他们傲慢和肯定胜利的象征,他们在每次战斗前都会用我们今天所知道的手势向法国人伸出完好无损的手指,来嘲讽他们。

一个勇敢的姿态,在几个世纪以来仍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