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尼斯和佛罗伦萨无疑是意大利旅游的亮点之一。这两座城市都获得了巨大的规模、财富和权力,特别是在中世纪后期,是文艺复兴时期欧洲最重要的大都市之一。城市红色屋顶之上的佛罗伦萨大教堂巨大的穹顶,或是大运河上的里亚托桥优美的拱门,都是世界著名的热门景观。

尽管宗教和经济在那个时代很重要,但中世纪这两个城市真正的权力中心都在其他地方。在佛罗伦萨共和国,这里是老皇宫Palazzo Vecchio,原名Palazzo della Signoria,即市议会的宫殿。在威尼斯,总督作为城市的首脑进行统治,他的所在地是圣马可广场的总督府Palazzo Ducale。

这两座世俗建筑所处的时期,即14世纪,属于中世纪后期。它们建造时的主要风格是哥特式晚期,不过,很快就被文艺复兴时期所取代。即使是瘟疫的影响和最后的山脚,也无法减缓14、15世纪,即哥特式晚期和文艺复兴早期名副其实的建筑热潮。这既影响到神圣的建筑,也影响到亵渎的建筑。

在这一时期,佛罗伦萨在纺织业和后来的银行业中仍处于领先地位。另一方面,威尼斯在地中海东部地区有着广泛的贸易联系,因而与拜占庭帝国有着密切的联系。

 

罗伦萨的韦奇奥宫向往垂直性。在经常受到动乱困扰的共和国,一座座藐视一切的堡垒式建筑是一种优势。低层的建筑因其朴素的风格而显得庞大,而这种印象在走向顶层时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塔楼和雉堞原本是为防御目的而设计的,它们以近乎俏皮和优雅的造型为建筑增添了美感和尊严。

而威尼斯的公爵宫则是水平的。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宽阔的立面却因其连续的拱门而显得非常明亮和开放。只有在高层,宫殿才会变得更加庞大。

乍一看,佛罗伦萨和威尼斯给人的印象是两种不同的权力呈现方式,一方面是封闭和强化,另一方面是开放和洞察。两座建筑的空间概念都以各自的方式反映了城市力量。

 

筑不仅有实际用途,还有社会和社会用途。人们通常会从外形、气势、珍贵、美观等方面来认识重要的建筑。但不仅是气派,而且风格也可以有社会价值。人们总是把文艺复兴与进步、实用、人文联系在一起。威尼斯和佛罗伦萨以及罗马和其他众多城市的政府有时会因为其象征意义而采用新的风格。人们喜欢借古论今,不仅在意大利。

而在威尼斯,这并不意味着向罗马借款,而是向东方的第二罗马,向君士坦丁堡和拜占庭帝国借款。尽管如此,哥特式的形式仍然被发现,直到16世纪,有时甚至在阿尔卑斯山以北更长时间。

虽然在文艺复兴时期和人文主义时期,哥特式常常被认为是野蛮和老套的,但也被认为有一定的尊严和传统。Vecchio宫和Ducale宫基本都是哥特式风格。这两座建筑曾多次进行重建或改建,有时还加入了文艺复兴或其他风格时期的元素,更不用说内部装饰了。但在基本形式上,这两座建筑的风格从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部分原因是在它们身上看到了传统和合法性。

 

个世纪以来,这两座建筑一直是各自城市景观的特色。这两座建筑都是家乡内外建筑的风格定义。而这两座建筑都是哥特式晚期和文艺复兴早期的重要世俗建筑,同时也是城市权力空间概念的体现,一次是通过围合,一次是通过开放。

 

(Ch.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