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1073年,僧侣希尔德布兰被任命为教皇,即格雷戈里七世,他不顾一切既定的规则,不是由红衣主教,而是由罗马人民鼓掌。

 

是教会改革的积极倡导者,改革的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组织严密的教会,摆脱一切世俗统治者的影响和指导。

因此,教皇作为上帝的代表,要成为最终的司法权威,甚至高于国王和皇帝。

 

个决定对德意志帝国的打击最大。因为自奥托大帝以来,这里的主教们也一直是强大的帝国公爵和王室统治的支柱,如果国王不想放弃自己权力的一个重要部分,绝对要对他们的选举施加影响。

因此,德国国王亨利四世无视教皇的禁令,继续采取依附于他的主教任命权。对于教会驱逐的威胁,他回答,在绝对高估了他的权力,不相称的粗暴,并要求格里高利的退位。

 

后,格里高利七世做出回应,将亨利逐出教会,解除所有对国王有约束力的臣民的效忠誓言,并禁止任何人为亨利服务。

一些德国王公趁机削弱国王的权力,威胁说,如果亨利在当时习惯的一年零一天的期限内不解除禁令,就要选出一个反国王。

 

是,亨利被迫迁往意大利。然而,南方的公爵们封锁了他们控制的阿尔卑斯山的渡口,所以他不得不走漫长而危险的弯路,经勃艮第和塞尼斯山。

他的历史学家兰佩尔特-冯-赫斯菲尔德描述了这次艰辛的阿尔卑斯山穿越:”他们有时手脚并用地向前爬行,有时靠在向导的肩膀上;有时也是脚踩在湿滑的地面上,就会摔倒,滑下整整一段距离;然而最后,他们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到达了平原上。王后和她的其他随从的女人把他们放在牛皮上,然后把他们拖到他们身上。”

 

利和格里高利终于在卡诺萨城堡见面了。

“在这里,他放下了王室的袍子,站在这里,没有一切王室尊贵的徽章,没有显示出丝毫的华丽,赤着脚,清醒地从早到晚……第二天他是这样的行为,第三天也是这样的行为。终于在第四天,他被让到格里高利面前,经过多次演讲和反演讲,他终于被免除了禁令。”

顺便说一下,这种穿着忏悔者的衣服忍耐几天(1077年1月25日至28日)是中世纪一种常见的忏悔行为,是严格的形式化的。

 

论如何,亨利四世通过解除禁令,保住了自己的王位,并在1084年成为罗马-德意志皇帝。

所以你看,他通过 “去卡诺萨 “实现了他所有的目标。